清华电子系出身的刘昌毅,想要改变智能洗碗机行业

惠泽社群正版资料

2018-07-12 23:56:36

 “成功的创业建立于开放却未知的秘密之上”,在《从0到1》中,彼得·蒂尔(peter thiel)写道。刘昌毅发现了这个“秘密”,并在2016年中创立了厨芯科技——一家为商业厨房提供高性能智能洗碗机、及配套服务的商厨智能化服务商。

本文引用地址:

“它不属于任何一个风口,甚至被质疑‘太传统了’,刘昌毅自嘲,在外界看来,“后厨洗碗”这件稀疏平常的事情,无论如何也算不上一个鲜为人知的创业机遇。

但纵观当今新创公司的发家史,正是在那些近在眼前却不为常人所见的“常规”里,优秀的企业家发现了“商机”,由此创造了价值并获得了丰厚的回报。

刘昌毅深信不疑。他以小米生态圈类比,在接受独家专访时表示,“厨芯将从智能洗碗机切入生态,最终成为整个智能商用厨房的领导者。希望有一天,中国任何一个餐馆的后厨里都有我们的设备,全是powered by chuxin,而不只是洗碗机”。

“我每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的”

这是刘昌毅第二次创业,他说,“我不怕‘慢’,但希望它基业长青,带上向‘伟大’靠近的印记”。

第一次创业的印记停留在2011年。09年,刘昌毅从腾讯离职后创立了百货网,一家收录所有b2c和c2c商品的购物搜索引擎,并获得了红杉资本的青睐。彼时,国内的电子商务正一派繁荣,京东拿到了2100万美元融资,传统大型企业中粮、苏宁也纷纷试水网络直销。

但很快,刘昌毅意识到这个市场长期来看并不存在,“行业最终会完成整合,剩下少数几个寡头,这个时候,消费者并不需要一个仅仅整合了商品信息的购物搜索引擎”。

困惑之余,他找到了同门师兄当时同样拿到红杉投资的美团ceo王兴,此时,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刚刚到账,美团正全力投入“千团大战”。带着o2o平台极速扩张的强劲势头和对市场前景的期许,王兴向他抛去了橄榄枝,“要不你小河汇入大河,我们做一件更伟大的事”。

2011年,美团收购百货网,刘昌毅加入美团担任首任产品总监。在美团四年身居要职,正如他所说,“当公司越做越大,个人的价值会越来越小”。加上当时家里有突发状况,终于下定决心在2015年底阔别此地。

离开美团,刘昌毅给自己放了半年假。期间,他四处旅游、接送孩子、按时健身,生活在慢下来的同时也让他的梦想愈发突显,“我发现,自己还是想做企业家”。

这一刻,距离他第一次萌生创业的念头,已经十年有余年。

厨芯科技创始人&ceo刘昌毅

厨芯科技创始人&ceo刘昌毅

2002年,刘昌毅以湖南省第八名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电子系。当同龄人沉浸在大学生活的欢愉中时,入学的第一堂考试就让这个初来乍到的大一新生经历了始料未及的挫败感——他是全班少数几个没有拿到满分的学生。

“这是我人生中的重大打击”,他说,自己甚至从未考过第二名,但这件事情才令让他开始重新看待周围的环境、以及身边的朋友,“原来优秀的人这么多,那时候我才决定好好想一想,考上大学,自己到底要干什么、未来要成为什么样的人”。

大三来临,刘昌毅在日记本里写下了人生志向,“成为一个伟大的企业家”。那一年,他20岁,像一座亟待爆发的火山。

临近毕业,年轻人做了一个在当时看来不合时宜的决定,他放弃了读研、出国乃至加入外企的机会,成了腾讯的一名产品经理。

尽管今天,这家市值超过3000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凭借其强大的产品力成为世界互联网企业中的佼佼者,乃至中国互联网行业竞相学习的典范,但十几年前,刚刚上市的腾讯、百度依然在互联网浪潮中摸着石头过河。况且,在当年崇尚不断突破科学边界的清华,本科毕业进入互联网公司,从来都不是电子系优等生最光鲜的出路。

不久,这个职业前景“令人堪忧”的毕业生就被辅导员找去谈话,但刘昌毅很清楚,自己正在寻找一块抵达未来商业帝国的基石,他将从这里开始,不断攀爬,踏上冒险之路。

“我每一个决定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那些当时在他人看来有些离经叛道的选择,才是他对自己最清醒的认识,“明确目标后,我会分析实现它的各种方法,因为一直想创业,所以科研肯定不是我的路子。然后我会看哪个方向更有创业机会。互联网我很早就在观察,相对于我学的电信专业,互联网行业尚处于早期,不像通信行业,基本格局已定,小公司根本没有机会”。

综合各方考量后,刘昌毅选择了腾讯,并从产品经理入手,以期能够更加全面地了解产品的生命周期,从发现需求到抵达用户,完成整个商业闭环的认知。

做对人类最有价值的机器人公司

决定“重新出发”,刘昌毅给自己定下两条标准,一个是创造社会价值,另一个就是和时间做朋友。

此时,他早已摆脱了物质生活的约束,并组建了美满的家庭,“我一路都很幸运,所以到了某一个阶段,就特别想为社会做一点贡献,创造价值。改变世界”。

虽然在很多人眼里,“改变世界”的言论稍显幼稚。但正如硅谷那个流传至今的故事,乔布斯劝百事可乐ceo约翰·斯卡利(john sculley)加盟苹果时问他,“你想卖一辈子汽水,还是想要改变世界”。显然,驱动企业家推动世界进步的,通常不是名利——仅仅赚取利润是不够的,他们还需要“影响力”。

“很多生意都是阶段性的,就像我第一次创业。但现在,我希望选择一个方向,随着时间的推移,价值愈发重要。我希望,它能持续创造价值,跟时间做朋友”,刘昌毅说,也正是按照这个标准,他否定了很多能挣快钱的机会。

正是在2016年间,李世石和谷歌alphago“人机大战”的正面交锋,激起了关于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对人类影响的话题,并引发全球争论。

正是在2016年间,李世石和谷歌alphago“人机大战”的正面交锋,激起了关于自动化和人工智能对人类影响的话题,并引发全球争论。

技术的发展并非一蹴而就。上个世纪50年代,机器人就出现在了部分工种里,但事实上,直到近些年,它们才在人类的“鼓励”下走向家庭、办公室和商店,协助并且逐渐替代人们的工作。尤其近二十年来,中国劳动力成本日渐升高,采购机器减员增效正逐渐成为刚需。

刘昌毅分析研究了很多行业,最终锁定在需求越来越旺盛且无法全球产业转移的服务行业,其中服务行业中市场最大的就是餐饮行业。之后,他走访了几十家餐厅,实地调研。最终发现,洗碗工和传菜员两个岗位,由于工作强度大且没有发展前途,很难吸引年轻人的加入。

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当人口红利消失后,那些人类不愿意做的脏活、累活能够被机器所承接”,刘昌毅说。最终,他将目光锁定在了商用洗碗机上。

一来,相比机器传菜员,洗碗机的技术成熟度更高,且更加稳定可靠。其次,从卫生角度来看,肉眼不能保证餐具上残留的污渍和细菌能否被彻底清除,商用洗碗机55~65℃的高温清洗和83~95℃的喷淋漂洗,才能让餐具上的细菌失去营养来源,这是手工洗涤无法实现的,也是商用洗碗机日益普及的重要因素之一。

“随着餐饮的连锁化趋势,他们会越来越依赖设备而不是人工”,刘昌毅表示。为此,厨芯不仅需要一个技术足够成熟的领域,还要使得技术成本能够为商家所接受。

起初,团队从运营开始摸索,并特意买下国内排名靠前的品牌近百台洗碗机。结果发现,国内产品虽然价格实惠,但故障率很高,无法适应环境复杂的商用后厨。而国外商厨企业,虽然品牌认知度较高,但售价更贵且售后服务相对薄弱。

“前半年调研我们发现,客户对两个问题很敏感,一个是机器是否好用,另一个是对服务的响应程度”,刘昌毅说,2016年底,团队迎来了关键节点,“就像当年的小米——苹果已经造出了智能手机,但在中国的普及率还不高。小米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做比苹果更有代际创新的手机,另一个就是做更好的‘本地化"。最终,他们参照了小米的路径,放弃了看起来更加酷炫的机械臂洗碗机,将突破点放在了商用洗碗机的智能本地化上。

“把梳子卖给和尚”是扯淡

2016年中,刘昌毅拉来冷哲、胡桔和易凯共同创立了“厨芯科技”,并马不停蹄地着手产品研发和市场探索。

技术上,除了要保证机器能够在各种温度、湿度、使用习惯的情境下符合用户期待,研发团队还要在产品的可靠性上不断攻克。

“我们试图将国外成熟的方案进行更好的‘本地化’,包括对机器的改良、融入ai技术、物联网技术,在保证服务的同时把价格做得更便宜。我们不关心技术酷不酷,只关心它是不是能够解决问题”。

俗话说,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对企业来说,“进攻”的方法就是不断巩固自己的壁垒。“作为创业者,你必须选择做难而正确的事”,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曾这样告诫创业者。

自去年7月拿下源码资本、真格基金近亿元a轮融资后,至今,厨芯已经在产品的研发上投入了两千多万,并在合肥自建工厂投入研发和生产。从去年7月拿到第一台样机后,经过反复测试、改良,历经几十个大小版本的迭代,终于在今年5月推出了旗舰产品厨芯x1系列“x1通用版”。

“一个是钱,一个是货”,刘昌毅并非不关注同样赛道的竞争对手,而是深知构筑壁垒的艰辛,采访中,他告诉猎云网(微信:ilieyun),“最大的一家供货商,一年的产能只有五六千台,去年我们采购了近千台,幸好还有自己的工厂,否则产能跟不上。这是我们花了两年时间砸了重金在做的事情,如果有人愿意,也可以从头开始”。

“一个是钱,一个是货”,刘昌毅并非不关注同样赛道的竞争对手,而是深知构筑壁垒的艰辛,采访中,他告诉猎云网(微信:ilieyun),“最大的一家供货商,一年的产能只有五六千台,去年我们采购了近千台,幸好还有自己的工厂,否则产能跟不上。这是我们花了两年时间砸了重金在做的事情,如果有人愿意,也可以从头开始”。

为了搭建高效安全的后厨智能平台,厨芯通过“科技驱动 机器联网”,为低效的洗碗流程引入了人工智能技术和数据监控管理,并将祛渍、冲洗到消毒、催干整套流程控制在一分钟时间里。

此外,厨芯还为每台设备引入了物联网技术,配备了远程参数调控、远程诊断维修、温度监测、智能报警等服务,以便数据实时上传云端,后台即时查看。如今,这套商用厨房自动化系统正在与厨芯合作的近两千家门店的后厨里运行。

截至 2018年5月底,厨芯通过按月租赁模式,累计服务餐饮品牌已经达700个,在北京门店超过10家的品牌覆盖率在70%以上。

从产品经理、到离职创业、到进入大公司再到重新出发,刘昌毅觉得,自己最大的变化就是心态越来越开放,不变的依然是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

一切以用户价值为依归,追求合理的利润,这是我和团队的价值理论。不坑蒙拐骗、不过度承诺,不能忽悠客户,而是把产品卖给需要的人,为他们创造价值。我不要把梳子卖给和尚,这是我一直反对的”。

刘昌毅算了这样一笔账,全国当前的餐厅总数约600万家,我们的目标是服务100万家餐厅后厨,大概20%的市场份额。短期内,3~5年,我们的目标是服务10万个门店,一个门店一年给我们两万块,一年就有大概20亿的收入。

在清华念书时,为了鼓励学生传承体育精神,校广播会每天下午四点会准时播放:“同学们,现在是课外锻炼时间,走出宿舍,走出教室,争取至少为祖国健康地工作五十年”。

那时候,刘昌毅觉得,“工作五十年”挺难的,创立厨芯后,他才发现,“考虑十年我都觉得太少了,我们的愿景是对人类最有价值的机器人公司,所以我想的是未来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的事,五十年也未尝不可”。